小樱桃0L

  

“啊呀!气死我了!”王旭忍不住喷出一口鲜血,恨欲狂,恨不能将徐洛给撕碎。

从小到大,他就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想到自己当年为了收服元素火中的极品火——冰焰,吃了多少的苦头,他就有种要发狂的感觉。

涟漪和姬冰雨也全都无语,没想到会是这样一种结果。

四周围观的人,也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徐洛的威名,已经在帝都传开,但却并不是所有人都亲眼看见他的强大。

今天亲眼目睹了这一场战斗,虽然很多人并不认识王旭,但这并不妨碍他们认定王旭是个相当强大的人。

能够将元素之火修炼成自己的法相天地,这种人无一不是天才中的天才!

而在徐洛面前,竟然显得如此不堪一击,近战……不是对手,动用法相,却被人轻易破解,甚至,连元素之火都被人给收了……

赶到这里的柳无言和王东等人,都是目光闪烁,看向徐洛的眼神变得凝重起来。

“想不到,这个世俗子弟,竟然真的如此强大,我现在有种强烈的战意,想要跟他一战!”柳无言舔了舔嘴唇,轻声说道:“也只有这样的对手,才下载盘她直播app能让我有所提升!”

一旁的柳无伤沉默着,眼中同样流露出几分羡慕之色。

从宗门大会开始,他就一直听到各种关于徐洛的传言,对这位世俗子弟,也算是有很多了解。因此他很想提醒一下自己这个骄傲的弟弟,徐洛在宗门大会的时候,远没有现在这么强大。

徐洛的提升速度,让柳无伤对他连战意都提不起来。

太快了!

这根本不是什么天才,而是一个真正的妖孽!

王东对身旁的小黑说道:“他之前就是这么强大?”

小黑摇摇头:“宗门大会时,在小世界里,他就已经很强,但绝对没有现在这么强大,至少……那个时候,他还施展不出法相天地。”

“只有这种人,才配做我的对手!”王东的眼睛里,有一种见到猎物的欣喜,说道:“之前对他的估计,有些低了,有机会,我一定要跟他一战!”

“还要继续么?”徐洛平静的看着王旭,淡淡的道:“不继续的话,我就回去了,还要给客人准备酒席呢。”

“……”四周的人集体无语。

什么叫羞辱?这就是!

面对一个化境高阶的强者,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仿佛刚刚那一场战斗,只是他随手做的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我跟你拼了!”王旭哪里受得了这种jī,别说四周那么多人在观战,就算只有他们两人,他也受不了徐洛的这种态度。

“够了!”一声清冷的断喝,在空中响起,随后,一个看上去只有三十几岁的少妇,从天而降。

少妇粉面桃腮,肌肤胜雪,一袭水蓝长裙,将窈冇窕冇身材衬托得淋漓尽致,妖娆无比!

“姨娘?”涟漪轻声叫到。

少妇瞪了一眼涟漪,转过头,看着王旭,目光极为严厉,沉声说道:“还嫌丢人不够多?”

“师……师父。”刚刚还狂暴无比的王旭,在见到这少妇的一瞬间,态度立即发生了转变,低下头,一脸委屈:“他抢了我的冰焰……”

“你还好意思说!”少妇冷冷打断他:“刚刚这一战,我从头看到尾!近战你不是对手,法相被人克制,这种时候,我是怎么教你的?”

“毫不犹豫,抽身而走。”王旭弱弱说道。

“那你又是怎么做的?”少妇冷笑。

“我……失去了理智,想要拼命,那也是因为……”

“行了,我不想听那么多理由,找理由就够让人讨厌了,更别说是找理由的男人!”少妇十分强势的打断王旭的话,然后转过身,看向徐洛。

“这是我姨娘,我妈的亲妹妹……”涟漪在徐洛身边轻声介绍。

“你就是徐洛?”少妇面无表情,看着徐洛问道。

徐洛心道:你刚刚不是从头看到尾么?不知道我是谁?

不过好歹也算是长辈,不看别人,还要给涟漪一个面子。点了点头,徐洛说道:“见过前辈。”

“什么前辈,叫姐姐!”少妇一脸霸气的说道:“我有那么老吗?”

“……”徐洛嘴角剧烈的抽了抽,一脸无语,说道:“没有……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我是涟漪的小姨不假,可我这么年轻靓丽,被你这么一叫,都给叫老了!”少妇一挥手:“所以,叫我姐姐!”

涟漪一脸无奈,自己这位小姨,向来如此,彪悍到让人无话可说。

“不说废话,我这不成器的徒弟不懂事,姐姐给你道歉了,你看,你教训也教训过了,打也打了,那火,是不是还给他算了?”少妇一脸随意的说着。

王旭在后面眼睛一亮,虽然心中极为不甘就这样败给徐洛,更不甘心被说成是不成器的人,可他对自己的异火冰焰有着很深的感情,若是能讨回,自然是最好不过。

“这个……我做不到啊!”徐洛一脸无奈,十分诚恳的道:“大家本来就不是什么外人,一场误会而已,如果可以的话,我自然愿意遵从姨……姐姐的命令,可问题是……我也不知道要怎么才能把这火还给他啊。”

笑话,被开阳星魂吞了的东西,还想拿走?就算开阳星魂答应,徐洛也不答应啊!

别看那王旭现在一副弱弱表情,刚刚要拼命的人也是他!

今天这梁子是结定了,徐洛才不相信王旭心中没有报复的念头,既然如此,又何必要对他释放善意?

少妇微微一怔,看了一眼涟漪,想要她劝说一下徐洛。

可涟漪一颗心全在徐洛身上,对王旭也是极为不满,怎么可能替他说话?把头转向一旁,装作没看见小姨求助的目光。

少妇有些无奈,恨铁不成钢的看了一眼王旭,然后说道:“也好,不吃点亏,很难真正成长起来,王旭,我早对你说过,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世间强者何其多,不要总是自以为是,不然会吃大亏……罢了,你回去吧,自己好好想想,今天错在哪,你还年轻,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东西没了没关系,最重要的,是心!”

王旭心中极为不甘,看向徐洛的眼神里,露出一抹怨毒之色,到现在,他都不承认自己不如徐洛,只觉得自己倒霉,法相正好被对方克制,不然的话,徐洛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

但现在师父已经发话,哪怕他心中有千万个不情愿,也不敢再去反驳。别人不了解这少妇的可怕,他这做徒弟的清楚的很,知道忤逆师父的话,会受到可怕的惩罚。

当下点点头:“我知道了,师父。”

说完之后,王旭转身离开。

“你们也都散了吧。”少妇冲着其他天鼎宗的弟子摆摆手,将他们打发走,然后转回身,笑语盈盈的看着徐洛:“小弟弟,怎么,不想请姐姐去你家里做客吗?”

徐洛脸上露出苦笑,知道自己的决定有些得罪了涟漪这位小姨,别看她现在一脸若无其事的表情,但谁知道她心里是怎么想的。

“里面请!”徐洛做了一个请进的手势,对这位彪悍的少妇说道。

那边姬冰雨从这少妇到来,就变得十分安静,显然,这位天鼎宗的天之骄女,也是很忌惮涟漪这个小姨的。

徐府中的人都没在家,所以徐洛直接将几人带到了自己的院子,然后吩咐下去,准备酒菜。

涟漪回到这里,跟回到家没什么两样,一点都没有做客人的感觉。这里的一草一木,她都无比的熟悉。

看着没有太大变化的院子,涟漪心中感慨,柔软的心弦被触动,沉默了许久。

“好了,涟漪,你带着冰雪出去转转,我要跟徐洛谈谈。”少妇大咧咧的一挥手,看向涟漪的目光中,带着一份温柔。

“好的。”涟漪轻声答应,没有担忧什么,因为她很清楚,自己这个小姨看起来大大咧咧,性格彪悍,但实际上,整个天鼎宗,凌凤仙可以说是最聪明的人。

徐洛亲自给凌凤仙斟了一杯茶后,坐在那里,看着这个艳光四射的女人,等她开口先说。

“徐洛,在没有见到你之前,我其实非常反对涟漪跟你在一起。”凌凤仙开门见山的说道。

“哦?”徐洛有些意外,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涟漪这丫头,从小命就很苦……当然,我没有责怪你们徐家的意思,事实上若不是你父亲,这丫头或许早就已经不在人世了。”凌凤仙轻叹一声:“当年姐姐迫不得已,把她遗弃在世俗,后来又发生了很多事情,使得寻找涟漪的事情一拖再拖……姐姐为此,也曾伤心难过了很多年,直到得到涟漪还活着的确切消息。”

“当然,这些事情,都不重要,涟漪现在终于回到了她母亲的身边,我这做小姨的,自然也是希望她能开心快乐。”

“你是个聪明人,而且你的未来不可限量,我在这里,不求别的,只希望你,日后能善待涟漪,就像从前一样,当她是你最亲近的人!”

徐洛虽然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会说这样一番话,不过还是点点头:“我一直都当涟漪是最亲近的人!”

“那就好,我就放心了。”凌凤仙微微一笑:“这事儿没问题了,现在,我们谈正事!”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