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猫下载

  

锋利的石剑溢出石油状的液态能量,贯穿了金水制造出来的血水头盔,将在血水中的秦恩头颅贯穿。

说贯穿就是贯穿,没有伤到其他的地方,那柄石剑准确的穿过秦恩的后脑,剑刃突破了头骨的保护穿梭人类大脑,从秦恩脸上钻了出来,穿到了金水的眼中。

乔尼宽刃石剑像是切开苹果一样将秦恩的头颅贯穿,穿刺了额头与鼻梁,符合剑刃宽度的伤口骤然的将秦恩的痛楚及早结束,脑髓液与血液从伤口中流淌出来。

“乔尼,你真恶心!”一串眼珠挂在乔尼的石剑上,这一幕让金水不禁厌恶的皱起眉头。

作为水系能量控制的超能力者金水能站在海洋中心看到海底几千米下的情况,‘看到’血水头盔内的状况自然也不在话下,正是因为看到了里面的情况,金水才觉得格外恶心。

乔尼不以为然的说道:“杀人从来不是一件风花雪月的事。”

金水厌恶的说道:“说你恶心就是恶心,最少我的手段要比你好看多了。”

乔尼眉毛跳动下,给那张愁苦的脸上平添几分阴郁色彩,另外一只手按在秦恩肩上缓缓抽出了石剑,甩掉了上面的血迹。在脑髓液血液与水彻底融为一体后他那无穷无尽的时间之力终于消失了,液体能量被金水转换吸收,被从伤口抽出来的液体越来越少,最终躯体像是僵尸一般干瘪,好像一阵风吹过就会变成灰烬。

尸体失去了自己的力量,持续影响周围的犹格索托斯悄然不见踪影,这具如木乃伊般干燥的尸体受到地心引力的牵引自动的掉到地面上,在落到地面那一瞬间,尸体则被摔的粉身碎骨。

陨石雨停止了,一切都恢复了宁静。战争迷雾和境界之力消失了,

金水与乔尼虽然杀死了秦恩,但是两人却面面相觑等待着什么……但是足足数十分钟的时间什么都没发生。

死了。

死掉了。

秦恩终于死掉了!

“他终于死了!”

在秦恩确认死亡的那一瞬间,组织各个频道都炸开了锅。

“这个麻烦的怪物终于被干掉了!干得漂亮!金水!乔尼!你们果然是最棒的!”这是来自于被秦恩带来的麻烦而深受折磨的行政人员,组织亏损的预算就此恢复正常

“噢噢噢噢!赢了,赢了!这个家伙终于死掉了!”这是被秦恩带来的麻烦东奔西跑擦屁股擦个不停的专业处理人员,他们终于从东奔西跑的麻烦中脱身而出。

“战友啊!你大仇已报啊!金水小姐和乔尼先生已经帮你报仇了!”这是组织的基层的战士,在和秦恩的战斗中死掉了许多战友的悲哀战士,抱头痛哭。

“终于干掉了么?”说出这话的是射中了秦恩小腿的神射手科尔辛,他松开从头到尾都紧绷的弓弦,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

“哈哈哈哈,我‘吃’掉了他的手,若是没有我的补刀哪里有金水他们的功劳,这是我的功劳!绝对少不了我的功劳!”这是举着秦恩残骸放声大笑的贪吃兽。

一道隙间悄悄的打开猫眼大小的孔,在观察了足足半分钟后这条隙间才随之放大,金发紫眸的少女悄然的从隙间中走出来。

“你们真的杀掉他了?”至今梅丽还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长着和八云紫相似面孔的境界妖复制体梅丽小心翼翼的探出头,如同一只担惊受怕的小动物。

“大概死掉了吧。”

“应该死掉了……”

乔尼与金水的回答也没那么多信心。

“死掉了就好,死掉了就好。”

不过梅丽却是松了口气,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梅丽抬手就冲着秦恩尸体的地方放了一个简单的妖术将秦恩那如同干柴般的尸体烧了起来。

“终于死掉了!嘻嘻嘻!太好了!尸体被点燃的时候最初梅丽还有点担心,可是看尸体持续燃烧的状态后,梅丽终于确认了秦恩死亡的事实。

妖异的紫色火焰点燃了秦恩的尸体,他的尸体好像是柴薪一般熊熊燃烧,梅丽注视着那团妖异的火手舞足蹈的庆祝起来。

在看到梅丽做出那么‘危险’的动作对方都没反应,乔尼与金水也彻底确认秦恩‘死亡’的消息。

“终于死了,打的好累啊。”银发红眸的少女打了一个哈欠,黑色的连衣裙撑起饱满的胸脯,随着伸懒腰的动作,春光乍泄。

乔尼却没理睬同伴,慢吞吞的降了下去站在那具燃烧的尸体面前若有所思。

实际上金水和乔尼远远没表现的这般轻松,他俩心中也有点不太习惯,说真的,这么一个敌人,动手的时候是一回事,成功的时候是一回事,真正看他死掉是另外一回事。

没有遗言,没有临死前的爆发,没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就是金水控住,乔尼一剑补刀,就这么死了——这种情况纵然在他们以前的人生中经常出现,但是这一次,两人却觉得……

……如释重负。

秦恩死亡的消息在组织各个部门当中有条件的传开。庆祝,欢声笑语,狂欢,甚至有的部门还特意拿出了香槟庆祝他的死亡,世界上从来没有这么一个人的死亡让他们如此的高兴,让他们如此的兴奋。间接指导组织前进的预言家被其杀死;夏威夷从太平洋中被抹除;还有一千多万的萝莉正太与好几个城市化作废墟造成几百万几千万亿的损失让组织的行政人员吐血,还有大量被杀死的组织基层干部让许多成员都对这个人印象深刻,在其死亡后,秦恩的死亡成为了组织一些部门的欢庆理由。

他们从来没有想到过某一个人的死亡会让他们这般快乐,他们也从来不知道竟然天下间会有这么一个让他们如此同仇敌忾的希望其死亡。人们唱着、谈着、笑着……

这些人,仿佛是苍蝇一样嗡嗡嗡叫个不停。

妖异的邪火在秦恩早已经四分五裂的干尸上沸腾,燃烧……而这个画面,持续的在每个人的私人终端上播放着、循环着。

只是此时此刻将目光完全集中在秦恩尸体上的人们却没有注意到距离战斗大约十几公里之外的区域内多了几个不太平常的身影。

“这些钱足够么?”带着墨镜的女子将铁箱子递给了另外一个男子。

男子有些哭笑不得的查着里面金钱的数额,叹了口气,摊了摊手说:“下次直接用卡交易吧,别弄这么麻烦。”

“钱没问题吧?”

“嗯,没问题,里面的东西都是你们的了,车,证件,全给你们准备好了,坐飞机都不会出问题。”

“那就合作愉快。”

“……哎,祝你们好运。”说罢,男子离去,在男子离开后,戴着墨镜的女人脱掉了兜帽,露出了银色的短发,看着手中那个地头蛇给的包裹掂量了几下,扬起嘴角笑了笑。

一切顺利。

最少她认为很顺利。

但是,她的同伴不那么认为——

“你在浪费宝贵的时间。”银发女子身后冷不丁的钻出了一个比她更加高大的少女,不满的说道:“来到外面到现在,你根本就没做一件有用的事。”

“那你是准备靠着你的肉脚在人类众目睽睽之下跑?你能达到多少速度?亚音速?还是两倍音速?”银发女子表情淡然的质问到。

“拜你们所赐,现在我和当初可不一样了。”身材高大的少女高傲的抬起头,露出一对尖锐的犬牙。

银发少女淡漠的瞅了她一眼说道:“知道东西是我们给你的,你就闭上嘴巴别再说话。”

不等身材偏高的女子生气,银发女子指了指已经钻进车内老老实实的清秀女孩说:“你就不能学学你的同伴遵守下‘契约精神’?”

“……哼。”高个子的女子瞪了眼银发少女,强忍住和她争辩的心情,钻进了车内。

压服了这个不听话的刺头后,银发女子摘掉了自己的墨镜,有点头痛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自言自语道:“真搞不清楚你是怎么跟这个独狼搞好关系的……”

在车内另外一个相对安静点的清秀女孩拿起了购买来的证件向着不耐烦的同伴讲着这里的规则,而银发的少女则坐在司机的位置上开启了汽车的引擎离开了城市。

………………………………………

幻想乡,彻底安静了下来。

往常喧嚣个不停的幻想乡终于安静了。

没有人尝试引起异变,没有人无节制的举办宴会,没有人弄出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整个幻想乡都进入了异常的安静状态。

这是前所未有的状态。

它是因为忙碌产生的安宁。

在梦幻馆附近的一处树林内,有一处天然的血湖。

血湖不是因为里面是血,只是此处的特殊地形地貌形成的特殊景色,呈现血液红色的湖水内既没有奇怪的水生怪兽也没有尸体之类的存在,只是一处风水特别的景色罢秋葵视频另眼带你看世界了。

血湖正巧的处于梦幻馆外围森林的中心区域,但是比起荒凉什么都没有的过去,这次,血湖附近多了一个湖边木屋。

木屋的尺寸并不小,其造型构造完全采取的是西式洋馆的风格,占地面积并不小,有着独特的欧式风味。

只是居住在这里的,只有一个人……

洋小馆最上层窗户有一张能将整个血湖与外围森林一览无余的绝佳位置,在那个位置上坐着一名穿着洋服的金发少女,她心不在焉的看着自己面前不请自来的女道士玩弄着东方的术式。

铜钱、龟甲、还有一些看不懂的东西,作为吸血鬼的胡桃能感觉到其中存在的特殊能量和磁场,但是这些东西到底有什么用她就一无所知了。若非是那怪异的能量磁场让她无法忽视外,心情不好的胡桃早就将这个半吊子女仙人给赶出去了——尤其是在知道这人是和某个男人有关系后,胡桃的目光就不自禁的多了一丝自己没察觉到的敌意。

好在敌意不明显——或者说对面的女仙人没有在意,她沉浸在占卜当中,靠着自己的推算去猜测跟未来有关的事情——

这当然不太靠谱,毕竟这算的不是凡人的命运,也不是世界大事,而是某一个特殊的人,这种不上不下的‘中流’往往是最难预测的,这种承上启下的阶级变数是超乎想象的。

但靠着自己的功力与其他人的协助,丰聪耳神子终于还是做到了自己的预测,一系列让胡桃看不懂的特效变化过去后,神子才长舒一口气。

胡桃忍不住问道:“你看到了什么?”

“艰难的未来,源源不断的磨难——全都是针对他的。”

“你的意思是说他有危险?”

“危险是有的,灾厄也有的,但是能否化险为夷……在于我们。”说完丰聪耳神子摊了摊手:“反正继续坐在这里什么都不做,他就算能活下来也是药丸啊!”

神子在来到幻想乡就有点后悔了——

不是说幻想乡糟糕,幻想乡实际上是不错的,这个不错的前提是在于幻想乡没有外面的入侵,没有麻烦,没有敌人的时候这会是像她这个世纪末最后尸解仙的终极乐园。

但是他们的行动还有幻想乡本身的战争潜力与向心力……就有点让人觉得药丸了。

“他的状况怎么样?”

“很糟糕啊,真的很糟糕……他遇到了死劫啊,本来他是有【某个东西】能够化解的,但是那东西已经用过了,第二次死劫就很麻烦了。”

神子的话说的很含糊,不过胡桃大概能了解其中的意思,自然不需要神子去特意的解释。

虽然她不懂东方的道术,但她有自己的运算方式,虽然达不到神子这般神奇可有时候让身体不舒服的预感就让她隐约察觉到了背后的危机。

“该怎么做?”已经康复的差不多的吸血鬼胡桃坐在丰聪耳神子的对面向着她询问道。

“我是一个道士,我和他分别之前谈论了一些可能遇到的危险,在这个过程中我给了他一点东西……多少能够拖延点时间。”

“拖延时间?”

“是的,拖延时间,拖延到有人帮助他或者,他自己化解危机……若是有人帮忙的话大概八成无碍,若是没人帮忙只有两成的概率。”

“……你给了他什么东西?”

“哦,教会他一个术式罢了,能够短暂的让自己‘尸解成仙’。”

………………………………………………

火焰还在持续进行着燃烧。

他的尸体像是柴薪一样在燃烧。

“奇怪啊,怎么烧不掉啊!”释放这团妖火的梅丽也不禁感到慌了,虽然她不怎么学习这类的火焰术式,可是在境界之力的底子下烧掉钢铁啥的还是没问题的。

失去水分几乎变成干尸腊肉的尸体竟然会持续这么长时间还在燃烧,在这个燃烧过程中不仅仅没有被烧成灰,甚至连那种烤肉的味道都没有传来。

乔尼阴沉着脸用石剑去尝试破坏那具燃烧的尸体,但是却没有取得任何的效果。

乔尼表情阴沉的说:“不对。”

有什么不对。

那些在庆祝秦恩死亡的人们被乔尼的‘结论’打断了狂欢,纳闷的看着那还在燃烧的尸体。

在一旁围观的金水同样变色:“不对!”

到底什么不对!

渐渐的,欢庆那个男人死亡的人们也停止了庆祝,组织并不缺少聪明人,这种有异常的现象开始没有在意,但是现在,他们却察觉到不对了。

“他真的死了么?”之前每个人都无比笃信的事,在几分钟以后成为了缠绕在每一个人心中的魔障,这些人一语不发的盯着那像是柴薪般燃烧的干枯尸体。

“对了,是灵魂!”本来正不解的梅丽突然想到了之前被众人忽略的细节。

灵魂!

死亡的人灵魂会暂时的离开肉体,不止是针对那些怨念极大的死者,哪怕是被无声无息暗杀的死者都会灵魂出窍,但是这个现象,却没有出现。

灵魂没有离开——有境界之力的梅丽自然能毫无阻碍的看到这些东西,可实际上却是灵魂根本没有离开秦恩的躯体。

“灵魂!这家伙的灵魂没有出窍!”

灵魂没有出窍,妖异的火焰还在燃烧,那不就代表着——

“啊啊啊啊啊啊!!!!!!!”

然后,在组织的联络频道当中,他们听到了一声凄厉的惨叫。

在场并肩作战的队友信号开始变的暗淡,乔尼、梅丽、金水面面相觑。

“是贪吃兽……”神箭手科尔辛的声音传输到了网络信号当中。

那位神射手用颤抖的语气说道:“贪吃兽被杀了!!!!”

“是谁!?”

“那个……叫秦恩的家伙!”

“!!!!”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