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破解版官网app下载

  

酒液如茶,在碗盏上波荡起伏,卷起美妙的图案。

很快,叶闲倒了四盏酒,乳白色的液体,就好像牛奶,十分的黏稠。只不过,这酒浆比牛奶更香浓,更加醇厚。

“没错,就是这个味道。”

乍看,田十喜形于色:“还是熟悉的感觉呀。”

“不说废话了!”

此时,安知直接端起一碗酒,哈哈笑道:“我享受去了,你们随意。”

“一起,一起!”

田十动作也不慢,也随之捧着一碗酒,与安知一同消失在房间之中。

“他们这是?”

祁象一怔,自然有些不解。

“修炼去了。”

叶闲笑眯眯道:“这猴儿酒,最大的功效,不是活血通络,精进修为,而是……怎么说呢,应该是提高精神力……”

“总之,你亲自体验一下,就知道了。”

说话之间,叶闲也捧着一碗酒,告别道:“祁道兄,我也去喝酒了,一会儿再见。”

“……至于么?”

目送叶闲离开,祁象还是有些怀疑。他端起酒盏,打量盏中的酒浆,一股迷人的气息,就钻到了他的鼻腔之中。

毫无疑问,这肯定是极好的佳酿。

问题在于,他没有感觉到,佳酿之中蕴含了灵气。要知道,这酒可是由灵菌合成的,其中却没有灵气,这有些奇怪啊。

祁象沉吟了下,然后轻微一笑。想到了一个可能性。估计是灵气完全融入酒中,只要喝到了肚子里,才会彰显出来吧。

这种沉凝、内敛,聚而不散的征兆。更说明灵酒的品质超群。

“不管怎么样,喝了就知道具体效果了。”

祁象转念一想,也端起酒盏,慢慢回到了房间之中。他关上房门,坐在椅子上,望着酒盏。也不再犹豫,直接捧起一抿。

酒浆入口,一股说不清的滋味,就在舌头上化开了。

醇香、软绵、爽滑……

喝起来,的确有点儿像是奶浆,在喉咙中轻轻一滑。就落到了肚中。

一口,两口。

祁象细细的品味,不知不觉之中,就把一盏酒喝光了,一滴不留。

“没了么?”

祁象晃了晃酒盏,然后静静的感应起来。

开始的时候,他感觉一切正常。一碗酒而已。也不至于让他醉倒。可是过了片刻,他就察觉到,一股温热的气息,就在腹内慢慢地荡开,升腾。

热气升腾,先从五脏六腑蒸开,再流入到四肢百骸之间。他身体的血液,也在热气的催动中。一点一点的沸起。

气血相融,在血管经脉之中,飞快的窜行,循环往复。

“果然是活血通络。”

祁象放下酒盏,微闭眼睛调息。气血畅流,不断的刺激筋骨肌肉舒展,这对身体肯定有不少的好处。

就算普通人不懂修炼,在气血的激发下,身体潜能无声无息,得到进一步开发,也能获得许多好处。

更何况是他们这种修士,在发现身体气血涌动的时候,自然懂得推波助澜,运劲借力打通一些平时受到阻滞的经络。

经络一开,气血畅行更快,滋润骨骼,身体自然变得更加强壮。

“挺好……”

祁象在感受其中的变化之时,冷不防一股热气上冲,直奔天灵盖而来。他微微一怔,却发现热气已经透过了灵台,瞬间渗透进入脑海。

热气一蒸,祁象就觉得整个人懵了,思维停滞,脑子一片空白。

旋即,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感觉到脑海之中,幻像丛生,仿佛走马观花,浮光掠影,不断的旋转……

然而,这不是走火入魔的征兆,更没让他有什么不适之感。

相反,这种虚浮轻飘,仿若灵魂出窍,飘然欲仙的感觉,好像十分的舒坦,让人不自觉迷醉于其中,不想醒来!

醉生梦死,感觉也不赖呀。

一时之间,祁象觉得自己,似乎回到了小时候的状态,整天无忧无虑,没心没肺,不用为衣食住行苦恼,不记仇也不记恨,天真烂漫,十分的纯粹。

这酒,仿佛可以剥开十数年来,他在红尘中打滚,已经渲染得半黑不红的心灵,让他回归到童年,感受到当年的稚子之心。

心如赤子,白璧无瑕,无尘无垢,如同玻璃水晶,通体净透。

很久之后,祁象苏醒过来了,才发现自己已然躺在床上。脸不红,耳不热,心跳不急促,十分的酣然。他稍微一转念,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哎……”

祁象颇为惆怅的一叹,也不想那么快醒来。

可惜,酒力过去了,不醒也得醒。

他起身盘坐,闭目凝神,就发现昨天透支严重的神魂,竟然恢复了大半。精神力,也重新变得饱满,十分充沛。

“这酒,果然有奇效。”祁象也有几分惊讶。

没有想到,毒酒与灵菌结合,竟然产生了这样的效果。

半成品猴儿酒有毒,那些灵菌化解了毒素之后,就异变成为了这种特殊的灵酒,也称得上是造化神奇……

祁象感叹了下,听到外头有了动静,就再次出门而去。

此时,田十、安知、叶闲三人,也汇聚在厅中。看他们三人脸上的笑容,就知道他们的收获也不小,获益匪浅。

“叶子,这猴儿酒,你合成了多少?”田十问道:“应该不少吧?”

“三百斤!”叶闲笑道,表情略有几分得意。

“好!”

安知断然道:“你自己留下一半,剩下的我们分。”

“啊……”

叶闲瞠目结舌。

“啊什么啊。一半还不够呀?”

安知笑道:“大不了以后,我们不找你讨酒喝了。”

“好吧,好吧!”

叶闲表情无奈,却没有什么不舍。

毕竟相比灵酒。他更加关心另外一件事情。

“田十,现在材料齐全了,你什么时候开始动手杀鱼?”叶闲十分积极,换起衣袖道:“需要帮忙吗?”

“对啊。”安知深以为然:“这鱼宴,今天能做好吗?”

“能,今晚就好。”

田十笑了。雪白的牙齿之中,透出一抹杀气。

“哧!”

不远处,池塘之中的大黑鱼,似有所觉,很不安的在水中游动,蹿起大片水花。它含着水箭。仿佛遇到大敌的刺猬,全身上下鳞片竖起,好像一根根针刺。

祁象走到庭院之中,也知道不管大黑鱼怎么反抗,它的结局也注定好了。

但是出乎意料,田十居然没有操刀宰杀的意思,而是提着半壶灵酒。轻轻的一甩。酒壶勾起一道抛物线,就坠落在池塘中。

“扑通!”

壶口一斜,乳白色的酒浆,就流洒了出来。

“咦?”

叶闲一愣,有些心疼:“田十,你干嘛?”

“不要急,看!”

田十顺手一指,众人看去。

只见这个时候。酒浆在池水中化开,本来十分机警的大黑鱼,竟然挡不住其中的诱惑,立即松开了水箭,改而张口一吸。

一瞬间,酒浆一丝不漏,就全部落在了它的口腹之内。

不过,这灵酒,不是随便能喝的。片刻工夫,大黑鱼就晕醉了,呆呆地浮出水面,鱼肚朝上,分明是让人宰割的状况。

“呵呵,蠢,贪吃的下场。”

叶闲立时笑了:“灵智还是不足呀,不知道有些东西,那是不能乱吃的。大圣,你要吸取教训,不要犯这种错误。”

“吱!”

白毛猴子在旁边抓耳挠腮,不知道听懂了没有。

“酒在水中化开,灵气就飘逸了出来。”

此时,田十微笑解释:“这样的酒水,对于动物的引诱力很大。当然,最重要的是,可以省去不少麻烦。”

大黑鱼喝了灵酒,直接晕了,不知身外之事,自然没有半点反抗的余力。

“好了,少说废话。”

与此同时,安知走到池塘边,直接伸手一扣,就把大黑鱼提起来,然后笑问道:“现在,该进厨房了吧?”

“走!”

厨房之中,一切材料准备齐全。

其中一口大锅,最为引人注目。大锅是陶做的,底下是新砌的砖石炉灶,旁边是堆叠整齐污污污污污的网站如墙的松木柴。

这有些古老的锅灶,倒是与旁边的现代化厨具,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但是祁象等人,却不以为意。

砰!

此时,安知把大黑鱼随手扔在长长的案板上,然后非常识趣的退开位置,让田十这个真正的大厨师出手。

铮!

菜刀出鞘,寒光一闪。一抹鲜血飞起,大黑鱼就在稀里糊涂之间,魂飞天外。它连挣扎都没有挣扎,就直接死了,好冤枉啊。

只不过,在场的几个人,没人表示同情罢了。

祁象等人的目光,就追随着田十的动作,看着他刮鳞、开膛取脏、去骨切片。菜刀无声无息,在很短暂的时间,就把大黑鱼分解成为一片一片肉片。

肉片很薄,很白,甚至有些晶莹剔透,犹如羊脂。

呼!

大火烧锅,澄清的山泉水,慢慢地沸腾。硕大的鱼头,就在水中慢慢绽开,散发出十分浓厚的香气。

这香,不仅有肉香,还有药香。各种珍贵药材,就在锅中慢慢地熬制。温火慢炖,从早上一直到下午。一锅高汤,才算是正式出炉。

高汤换锅,又继续开火。

上等松木燃烧,渗出阵阵油脂,木香诱人。

适时,田十小心翼翼把残花放到沸腾的高汤之中,残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瞬间融化,一股奇异的清香,就弥漫开了……(未完待续。。)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